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各地动态 > 调查研究
吉林省纺织行业一线高技能职工收入状况调研
发布者:吉林省工业信息工会 日期:2019-09-23 访问次数: 字号:[ ]

一线高技能职工是企业成长的“基石”,也是构建和谐社会实现中国梦的基础。要想调动一线高技能职工的工作热情,必须深入研究影响一线高技能职工的主客观因素,着力维护一线高技能职工的切身利益,而工资收入是其最关键的利益。为深入了解吉林省纺织行业一线高技能职工收入状况,建立健全科学的工资调控机制,按照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全国委员会《关于2019年重点调研工作安排的通知》要求,自4月份开始,吉林省工信工会组成纺织企业一线高技能职工收入状况调研组,先后下发《关于开展全省纺织行业一线高技能职工收入状况调研的通知》(吉工信会字〔2019〕2号)和调查问卷,对省内有代表性的纺织企业及所属一线高技能职工就工资收入等问题进行了专项问卷调查。随即,调研组深入吉林化纤集团、辽源市袜业产业园、四平市兴大纺织有限公司、吉林四季盛宝纺织有限公司等大型国有和非公企业,围绕企业经营情况、职工收入情况、教育培训费支出、收入分配构成等方面,进行了实地走访,在对问卷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的基础上,结合实地调研,形成本报告。

一、基本情况

调研组发放了企业版和职工版两种调查问卷,即15份企业问卷和 1021 份职工问卷。从统计结果看,企业版中,近三年营业额持续上升的有10家,占比66.7%,保持平稳的有3家,占比20%,出现负增长或亏损的2家,占比13.3%;均缴纳了社会保险,占比100%;一线高技能职工平均工资超过管理人员平均工资的有4家,占比26.7%,基本持平的有3家,占比20%,低于管理人员平均工资的有8家,占比53.3%;近三年每年都进行教育培训的有2家,占比13.3%,2年以下的有5家,占比33.3%,没进行过教育培训的有8家,占比53.3%。职工版中,高中及以下学历202人,占比19.8%,中专及大专学历625人,占比61.2%,大学本科140人,占比13.8%,研究生及以上学历54人,占比5.2%;无技能等级职工228人,占比22.4%,初级工326人,占比31.9%,中级工255人,占比25%,高级工167人,占比16.4%,技师及以上45人,占比4.3%;获得过专利发明的58人,占比5.7%,没获得过的963人,占比94.3%;在纺织企业工作20年以上的156人,占比15.3%,15-20年的212人,占比20.8%,10-15年的368人,占比36.0%,5-10年的176人,占比17.3%,5年以下的109人,占比10.7%。

二、纺织行业发展及一线高技能职工收入方面存在的问题及原因

目前,吉林省确立了化纤、棉纺织、毛纺织、亚麻纺织、服装等行业为主体,印染、针织、复制、无纺布等门类齐全的吉林省纺织工业体系,提供了较多的就业岗位,在振兴吉林老工业基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从调研的数据来看,行业转型、生态环保、人才培养、工资待遇等方面的问题仍很突出。

(一)从纺织行业发展来看仍存在瓶颈

一是产业用纺织品技术水平亟须提升。我省纺织品在纤维制品总量中占22%,远低于发达省份40%的占比;新型纺织复合材料的关键技术寻求突破;专用纤维原料、装备、制品及应用领域尚未形成有效对接。

二是行业信息化技术水平亟待提升。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存在“数据丰富,知识贫乏”现象,生产数据与工艺优化关联缺失;企业信息化的协同与集成应用水平偏低,管控一体化应用程度不高;)应用于纺织行业的关键技术尚待开发。

三是全生命周期低碳绿色纺织亟待形成。再生循环技术亟待发展,每年废弃的纤维制品达32万吨,化纤再生循环处于起步阶段。碳足迹和碳标签认证尚未开展,目前只有极少数企业获国际生态纺织品标准认证。

四是协同创新能力弱、投入不足、人才缺乏。纺织产业科技创新资源分散,难以形成行业整体的技术协作和集成;高效人才的培养与行业实际应用结合不够紧密;超过65%的受访者认为缺乏各类人才是阻碍企业科技创新的主要因素。

(二)从一线高技能职工工资待遇、收入分配等来看仍不合理

第一,一线高技能职工每月最低工资收入均值和月平均收入均值均低于全部职工。从职工卷统计数据看,7月份薪酬(含奖金、津贴,不包括社保缴费和纳税额)方面,全部职工均值为 3922元,非一线高技能职工均值为3969元,一线高技能职工均值为3759元。这说明一线高技能职工该月薪酬均值低于非一线高技能职工,更低于全部职工。同时,本企业全体职工每月最低工资收入均值为 3123元,外省务工人员为2853元,一线高技能职工为2938元这说明一线高技能职工每月最低工资收入均值低于全体职工,略高于外省务工人员。而本企业全体职工月平均收入均值是3864元,外省务工人员是3659元,一线高技能职工是3693元。这说明在月平均收入均值方面,一线高技能职工同样低于全体职工,略高于外省务工人员(见图 1)。

第二,社会保险缴纳比重不平衡。具体来讲就是“五险”缴纳比重高,“一金”比重低。从统计结果来看,“五险”缴纳比重均在 80% 以上,工伤保险更是高达 94.3%;“一金”缴纳比重最低,仅为 31.4%(见表1)。这说明以“五险”为主的社保体系日益健全。同时也说明,传统以单一货币工资为主要内容的支付薪酬方式正在向全面的劳动报酬转变。调研组在吉林市、四平市、白城市等地区调研时发现,这三个地区的总工会和下辖企业工会都在积极推行职工医疗互助保障。特别是吉林化纤集团,在“五险一金”和职工医疗互助保障之外,又为职工购买了门诊险和商业养老保险,还建立了公司内部的大病救助体系和职工互助保障基金,为广大职工解除了后顾之忧。

第三,大部分一线高技能职工最近三年涨过工资,且增长幅度一般不低于非一线高技能职工。从统计结果来看,2018年涨薪的有 367人,占 35.9%;2017 年涨薪的有 418人,占 40.9%;2016年涨薪的有 101 人,占 9.7%;近三年没有涨过的有135人,占 13.2%。综合来看,86.7% 的一线高技能职工最近三年涨过工资(见图2)。同时,93.9% 的企业工会主席认为,本企业近一年来一线高技能职工月平均收入增长幅度不小于非一线高技能职工;94.1% 的企业工会主席认为,本企业第三季度职工平均工资收入不低于第二季度。

(三)一线高技能职工工资决定、同工同酬及工资支付状况仍待提高

首先,一线高技能职工的工资增长共决制度日益形成。在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上,528名一线高技能职工回答“经过”,占 72.2%;97名一线高技能职工回答“没有”,占 9.3%;396名一线高技能职工回答“不知道”,占 18.5%(见图 4)。调研组就该问题专门访谈了 64 位一线高技能职工,他们均回答“本单位的职工工资经过集体协商”。这说明传统的企业工资分配方式已经发生变化,工资水平不再是由老板一个人说了算,而是可由企业和职工双方协商决定,工资增长共决机制正在形成。其次,超八成一线高技能职工所在单位实行同工同酬。85.8% 的一线高技能职工回答所在单位实行同工同酬。这说明大部分企业能够做到“同工同酬”,为职工提供相对公平合理的薪资报酬。第三,绝大多数一线高技能职工所在单位最近没有拖欠工资。职工问卷显示,979名一线高技能职工回答没有被拖欠工资的情况,占 95.9%;仅42位回答“有”,占 4.1%。企业问卷显示,14名企业工会主席回答没有被拖欠工资的情况,占93.3%;仅1名企业工会主席回答个别月份因结算原因有晚发工资的情况,但在问题解决后,能及时补发工资,占6.7%。这说明政府对工资发放问题极为重视,加强了行政检查与监督工作,工资拖欠现象大量减少。

三、完善纺织行业一线高技能职工收入分配制度的思路和建议

基于“供给侧改革”的基本思路,中央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列为五项重点工作,为企业减负成为中央经济工作最大的亮点。近几年来,有人认为职工工资上涨造成了企业成本较高,所以职工工资不能上涨,只能平稳或者下降。其实,为企业减轻负担不能通过降低工资来实现,而是要双管齐下。从企业层面,要着力创新和提高效率,使粗放型经济早日转向集约型;同时加强保护知识产权,使经营成果惠及一线高技能职工。从国家层面,要继续加大为企业减负和补贴力度,如降低社会保险缴费基数。

(一)加强工资收入分配立法和执法监督

在深入贯彻实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和《工会法》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工资立法,并将工资支付条例提上立法日程。使工资收入分配有法可依,明确“工资”内涵,建立工资收入分配体系,包括原则、制度、宏观调控手段和法律后果(如违反最低工资标准)等,强化对企业工资收入分配方面的管理。另外,要协调好相关部门加强执法检查所必需的机构设置、人员编制与经费预算等问题,并与工会等社会力量互相配合,定期检查工资分配相关法律法规与政策落实状况,并加大查处力度,督促企业健全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工资正常增长制度和工资支付保障制度。

(二)相关部门应主导收入分配

一是调整相关政策,使发展成果惠及一线高技能职工。作为收入分配的主导,调整相应的财政、税收政策。如调高个人所得税免征额;对劳动密集型企业进行职工社会保险补助;对收入向一线高技能职工倾斜的企业予以减税待遇。还要逐步完善工资收入分配宏观调控体系,考虑行业特性制定各自的工资指导线与最低工资标准。

二是加强劳动定额的制定和管理工作。劳动定额是劳动关系的基础,但调研中发现,目前一些民营企业与实行计件工资制的企业,劳动定额标准普遍缺失,且缺乏监管。建议由政府牵头成立全国劳动定额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统筹协调劳动定额标准工作;而具体制定事宜,应交由行业协会来做,政府在编制与经费方面提供支持。行业协会制定的劳动定额具有法律约束力,是企业核定工价的基础和劳动监察部门的执法依据。

三是强化政府的监管与调控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 , 要“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收入分配的重点是加强政府的监管与调控,关键在私营企业。建议一方面实行路标工资制,即政府可对有关行业进行“窗口指导”,要求企业所确定的工资总额增长率不低于国民经济增长率和企业利润增长率;另一方面完善最低工资制度,最低工资标准应根据国民经济增长速度、CPI 增速及人均收入水平等逐步提高。

(三)工会对收入分配要起独到作用

第一,强化工会话语权。要在劳动法中赋予工会一定监督权,健全支持工会参与立法、政策制定及开展民主监督的制度,并适时修订工会法,把工会在工资集体协商中的作用明确化。政府应采用三方协商、联席会议的方式来制定劳动定额标准、最低工资标准与工资指导线,尽量听取工会的建议。工会代表在工资集体协商、三方协调机制、制定事关职工工资收入等切身利益的政策、评选模范经营者和模范企业的过程中,在有利于大局的情况下,应享有一票否决权。

第二,全面推行工资集体协商。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完善政府、工会、企业共同参与的协商协调机制,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坚持按劳分配原则,完善按要素分配的体制机制,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工会要定期检查企业工资支付、工资增长、最低工资标准执行及集体合同执行等情况,对拖欠、克扣工资等行为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并限期解决。在人员建设方面,要持之以恒抓好工会系统风气建设,进一步转变工作方法。

第三,提高纺织行业工人队伍素质。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要结合当前“工匠精神”的大力宣传,有指向性地开展技能大比武、技能培训等活动,不断提升纺织行业一线高技能职工的技术能力。突出主责的转型,从“送温暖、送清凉”和维权帮扶,转向提高纺织产业工人的技能素质;突出主业的转型,主业转到劳动技能竞赛和立功竞赛上,品牌年重点放在立功竞赛上,打造成工会服务大局的第一品牌。

(四)着力推进企业创新

企业既要推进自身创新,着力调整产品结构和强化内部管理,通过降低原材料成本、提升产品的科技含量与附加值,拓展企业的盈利空间;又要结合企业经济状况,根据市场需要,建立有利于调动一线高技能职工积极性、创造性的工资增长机制与工资支付保障机制,使企业经营成果惠及一线高技能职工。另外,企业组织安排培训应向一线高技能职工倾斜,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实行员工持股等制度,以充分调动一线高技能职工的积极性、创造性。企业还要逐渐打破现有一线高技能职工与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之间的界限,选拔素质高、能力强的一线高技能职工到管理岗和专业技术岗上去,提高其工资收入,并拓宽晋升空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总访问量: